欢迎您来到孝义市教育局网站! 今天是:

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毕节留守儿童资

作者: 西班牙国家队官方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09 03:36
  •   央广网毕节1月15日消息(记者何源)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因留守儿童悲剧频发,贵州省毕节市近年来备受社会关注。当地政府曾于2012年底,设立了一个“留守儿童关爱基金”,三年财政共投入超过1. 7亿元,用以解决该市留守儿童的困难问题。

      最近,网络爆料人周筱赟,一纸诉状将毕节市政府和贵州省政府告上了法院。理由是,毕节政府对这个“留守儿童关爱基金”的资金使用情况,信息公开的细化程度不够。目前,周筱赟的诉讼已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2012年11月,贵州毕节市5名流浪儿童惨死垃圾箱事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事发没多久,毕节市就设立了“留守儿童关爱基金”,当地财政每年拿出6000万左右的资金,保障留守儿童生活。据当地统计,2013到2015三年间,共有17724万元财政资金投入该基金。

      但爆料人周筱赟认为,该基金运行之后,毕节留守儿童的生存状况仍不乐观。仅去年一年,就发生小学校长性侵幼女、4名留守儿童兄妹服毒死亡等恶性案例。1.8亿基金到底怎么花的,这是公民的知情权。

      周筱赟对记者表示,他曾两次向毕节政府申请该项基金的信息公开。去年6月的第一次申请,得到的是“该基金虽名称叫‘基金’但实质是财政专项资金,并非按《基金会管理条例管理》”,“该基金财务审计报告不存在”的书面答复。

      周筱赟认为,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根据审计法,政府的财政专项资金都应该进行审计,应该存在财务审计报告。怎么会不存在财务审计报告呢?调整了对申请公开项目的叫法之后,周筱赟在去年7月,再度向毕节政府申请,要求公开“专项资金”的财务审计报告、资金使用预决算报告等等。这一次,毕节政府给出的回复,在周筱赟看来是“答非所问”。

      在周筱赟给记者提供的材料中,对于他公开财务审计报告的申请,毕节政府答复为“对属于审计范围内的专项资金,都要陆续进行审计”;公开项目验收报告,答复是“对已完成的建设项目,均进行了竣工验收”;针对公开项目地点、规模、资金额度的申请,答复为“该专项资金涉及项目共2727个,已完成2078个,其余项目在实施中。”

      周筱赟表示,他要求毕节市人民政府公布财政审计报告,但却被告知要进行审计。那审计报告在哪里?所以毕节政府给的答复,完全是答非所问。

      在去年12月16号,周筱赟对毕节政府和贵州省政府提起了行政诉讼。1月6号,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周筱赟的诉讼,开庭时间待定。

      周筱赟的诉求是,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毕节市政府公开毕节留守儿童专项资金的财务明细情况。

      记者注意到,其实毕节市财政局的官网,今年7月就已经挂出了“2013年-2015年留守儿童关爱专项资金使用情况”的说明。其中明确,该专项资金三年共投入超过1.77亿元,通过发放现金、物资;改善学习环境和生活条件等方式,解决留守儿童困难。例如,购置衣服被子、投入宿舍食堂建设等等。同时,对资金的具体使用情况做了244字的简要说明,例如2014年度“支出6054万元,其中:发放救助金、物资819万元,改善学习环境2648万元,改善生活条件2587万元。”

      对于这样程度的公开,周筱赟仍不满意。在他看来,自己要求公开的是专项资金的使用明细。毕节政府这份文件只公布了几个总数。学生宿舍、食堂在哪里?救助金发给谁了?这些都没有。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专项资金属于政府财政支出,按《审计法》规定,应该接受审计监督;公开信息细化到项目、类别的程度,也符合审计的相关规定。但同时王雍君认为,针对社会关注度高的项目,有关部门有责任进一步细化公布。

      王雍君认为,除了明确规定的保密事项外,其他肯定应该公开。按照新的预算法,专项支出项目按项目、地区公开。比如,农业水利的某一笔转款用来修水库,那这个项目就是水库的维护修建。一般预算值要按功能公开到项级科目,没有往下进一步规定。但有一个补充规定是,社会关注度比较高的支出,其中包括专项,要特别解释。地方政府有义务解释清楚。

      根据当地2009年颁布的一条地方规章——《毕节地区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监督实施办法》第八条的规定,财政专项资金的申请、拨付、使用等,要实行“全程公开”,公开内容也确实细化到了包括项目地点、规模、资金计划等等。

      截至目前,毕节市相关部门并未公开对此事表态。对此有舆论表示无法理解,认为倘若成立留守儿童关爱基金,不是悲剧后一时冲动的脱口而出,而是正儿八经地在实际运作,那就不可能花钱而无痕;外界要求公开详细花钱数据,当地应该很愉快地迅速公开,并以此作为改善形象的最好宣传。

      进一步说,救助留守儿童,最难的其实不是拿钱,而是花钱。成立关爱基金之后,留守儿童悲剧仍在不断发生,其实已经说明这钱花得没有效率。所以,当地更有必要详细公开基金花钱数据和留守儿童大数据,让相关专业人士都帮忙出出主意,哪些钱花的不是地方,哪些钱该花却没有花。这些都是为了留守的孩子免于绝望的童年。事情至此,除了政府信息公开的角度,另一方面,也再度提醒社会各方反思,我们在关爱留守儿童方面,究竟还有哪些欠缺?

      截至目前,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已超过6000万,占全国儿童的21%。在所有的留守儿童中,有42%是父母同时外出。他们不仅入学率低、受教育水平较低,部分家庭贫困、基本生活得不到保障的留守儿童,甚至有流浪倾向。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既需要社会各界零敲碎打式的“献爱心”,更需要一个系统化、专业化的关爱网。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介绍称,有些父母明显不承担责任,故意伤害孩子;有的是家庭非常贫困。怎样搭建一个在家庭不能发挥作用时,教育、政府和司法来有效参与发挥作用的第二道屏障?在立法中,尽管有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和司法保护,但各个保护在客观上都是割裂的。

      据了解,目前我国正在推动“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的建设。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解决留守儿童问题,更需要的是国家层面的制度保障。

      王振耀认为,需要有一部儿童福利法,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有比较强的国家儿童福利政策和儿童服务行政系统,有专业化的工作人员,足够的资金,相当多的政策等保障儿童福利。目前,地方政府如果只简单地调整地方政策,确实会发生管理难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