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孝义市教育局网站! 今天是:

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心灵关爱帮扶在

作者: 西班牙国家队官方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03 04:32
  •   这几年,很多富有爱心的人士、企业开始关心关注起农村留守儿童这个曾被遗忘的群体,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温暖的力量汇聚成河,给留守儿童带去了一定的物质保障。然而物质支援是最浅层次的帮助,留守儿童作为一个孤单的群体,关爱更应该“走心”。换句话说,应该去探寻孩子们内心世界真正的渴望。

      可喜的是,这种对农村留守儿童心灵关爱的帮扶正在台州多地蔓延开来,很多青年社会组织也纷纷参与进来。例如团临海市委去年底推出的关爱留守儿童“成长青轨线”重点项目,通过联手青年自组织,找专人拍摄农村留守儿童纪录片,给每个孩子制作成长记录册等人性化方式,增进孩子与外出父母间的情感联系,并让更多人看到农村留守儿童最真实的生活场景。

      在台州玉环县,通过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青春变奏曲”生命教育项目落地相当广泛,强大的志愿者团队针对留守儿童共开展了48场讲座,服务几千名留守儿童。

      去年12月,“成长青轨线”留守儿童关爱项目落地后,团临海市委便决心将它做成一个长期性重点项目。

      项目重心有两块。重头戏是通过专业拍摄,用镜头记录下部分临海山区留守儿童的真实生活情况,并制作成“留守儿童的一天”微纪录片;其次是抓拍留守儿童生活、学习、日常农作中的点滴精彩画面,为每一个孩子“私人定制”出成长记录册,有点类似于相片簿。但这本册子还为孩子们设计了人生小答卷,需要他们填写完成,例如长大后想做什么、目前最难忘的一件事、给爸妈的一封信等。纪录片和记录册最终将送达每个孩子的父母手中,以帮助父母更好地走进自家孩子的生活和内心。

      “孩子们大多跟祖辈生活在一起,跟父母联系极少,心灵交流更是成了奢望。我们一直在思索究竟什么样的公益行动才能抵达孩子的内心,大家头脑风暴了无数次,最终有一点启发了我们。”团临海市委书记毛祖超回忆,山区留守儿童家中大多没有电视,也没有相册,在如今几乎人人都有手机的年代,这些孩子甚至拿不出一张属于自己的个人照。“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错失自己的成长时光,更不想让他们长大后,连回看自己童年的记录都没有,所以我们决定用拍摄和拍照的方式,帮他们留住童年。”毛祖超说。

      专业事就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拍摄、拍照、制作记录册这种技术活儿,团临海市委巧妙地联手起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自组织五月文化传播,委托他们来帮忙完成。

      “五月组织是临海很有情怀的一个社会团体,会聚了一帮有志向的青年,他们开展了很多公益活动,比如临海古文化保护宣传等。对于帮助农村留守儿童,我们双方的理念也是不谋而合,那就是实实在在做公益,重视对孩子心灵上的帮扶。”团临海市委副书记王美青说,五月办事效率高,项目落地没多久,便寻到了同样具有公益理念的云端影像工作室。

      云端影像工作室创办牵头人叫朱跃,是个1988年生的大男孩,年纪虽不大,但在践行公益方面却是个“资历派”。

      “听说是关于留守儿童的拍摄,我和3个伙伴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当时我们想得很简单,不就是找个留守儿童集中的学校,机位一架就能搞定了,即便没有主题没有思路也不是件难事。但实际去了丁公园小学踩点后,我们彻底蒙了,情况复杂又棘手。”朱跃说经过实地了解后,拍摄的难度几乎颠覆了朱跃的当初设想,“这等于是要挖掘出山区留守儿童最真实的生活,然后记录下来。”

      在临海,白水洋镇丁公园村广为人知,在大众眼中,它是烙着落后、贫困印记的典型村落,附近不少村子都是没有主劳动力的空心村,因此,丁公园小学全校人数少得可怜,6个年级才51个学生,其中留守儿童呈现高比例。

      “附近十几个村子就一个小学,大部分孩子要走几个小时的山路才能来上学,要全程拍摄可不是件容易事。”校长陈由香就像个大家长,对51个学生的方方面面如数家珍。

      从毫无想法到震撼于孩子们的现实生活,朱跃和团队当即决定全体出动,搬出全部的现有设备投入拍摄,并采用航拍和跟拍同步进行,务必多角度原汁原味拍好每个孩子的一天。

      “就是希望让更多人看到真实,从而有更多人愿意施以援手拉一把这些孩子。”朱跃说。

      综合陈校长的介绍,团临海市委和朱跃商议确定了4个家境较困难的留守儿童进行首轮拍摄。在邀请记者看首个孩子的成片前,朱跃一再嘱咐记者多做几个深呼吸,调整好情绪。“这个孩子特别容易惹哭人。”

      男孩叫小星,在丁公园小学读一年级,给人的初印象是开朗,话多得停不下来,头头是道,就像个小大人。

      小星“家”位于凉鹏基村的一个山腰上,这是一间年份很久,常年失修,破损严重的砖瓦房,每逢下雨,屋子里就漏得湿湿的,冬天,风可以从墙壁上的裂缝灌进来。小星和奶奶相依为命。

      “拍摄时是冬天,在山腰上,真的非常冷,晚上我们几个男生挤在帐篷里,集体冻僵,把衣服都给女生了。”因为第二天清晨4点多就要准备拍摄,朱跃团队连夜上山。小星家仅有一条不通车的小路能抵达,所以所有的拍摄设备全是徒手扛上去的。

      “小星一开始害怕镜头,后来慢慢熟悉了,就总找镜头看,所以我们架了3个机位同时拍,让他 防不胜防 。”朱跃心很细,为了跟小星快速拉近距离,把带来的零食全给了他。

      清晨5点多,小星吃完一碗白粥后就去上学了。家离学校很远,要先走一段梯田夹缝中的小道,然后再拐到公路上继续走,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足足1个多小时,大部分的路程里,只有小星一个人的身影。“家里有条小黑狗会送小星一程,一人一狗一前一后,不过大部分时间小星都爱自言自语,仿佛跟自己聊天也是件很愉快的事。”看着画面,朱跃介绍着。

      在教室里的小星,喜欢跟同学打成一片,酷爱体育运动,上课也很听话。放学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作业拿出来搁在家门口的石凳上,趁着天还亮,抓紧完成。

      晚饭奶奶依然做了白粥,不过很难得地多炒了一碗白萝卜,小星就着萝卜吃得满脸高兴。

      “家务活都会干,小小年纪会砍柴,会烧柴火,后来相熟了,还跟我们说,把柴放进去烧只要8秒,火就能迅速蹿上来。”朱跃说,如此开朗的小星一旦被问到有关父母的话题,小脸就会迅速垮下来,然后长长沉默不说话,爸妈二字仿佛是他的禁区,不爱被别人窥探。

      跟拍小星那一天,朱跃自己的微信运动显示走了3万多步,荣登朋友圈第一位。而那是小星每天最基本的“步数”。

      小妮也是一年级,在众人眼中她几乎是个完美的好孩子,爱读书,成绩好,孝敬长辈,十分听话,做起家务手脚也很麻利。

      可在朱跃看来,小妮懂事得让人心疼。作为目前外坪山村中仅剩的一个孩子,小妮成长得很孤单,如今上了小学,总算难得有了同龄玩伴,在之前,小妮唯一的好朋友就是家里的小黄狗,她和它如影随形从不分离。

      每天早上准时5点,不用爷爷奶奶费心,小妮就会起床。朱跃说每当看到小妮洗脸,心就会不由自主地发酸,那块原本是白色的毛巾已变得蜡黄,但是小妮依然很珍惜,洗脸、擦手、擦身都少不了它。

      爷爷身体不好,为了减轻奶奶的负担,小妮主动承担起做早饭的活。炖好白粥,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再把吃剩的野菜热一热,祖孙就正式开启一天的生活了。小妮出门前,还要给家里的小鸡喂食。

      毫不夸张地说,小妮是全校住得最远的,家和学校中间隔了5公里,山路蜿蜒,高低起伏难走,小妮的脚步却很快,朱跃说自己扛着摄像机,好几次跟不上。

      “小妮总是鼓励我们,再转三个弯很快就到家了,可在我们看来,第一个弯就长得不见尽头。”朱跃说,小妮觉得在学校很幸福,像天堂,有饭有菜,丰盛的中饭她从来不浪费一口。

      小妮最大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够跟妈妈一起到番薯地种番薯,因为番薯是她最爱的食物,而妈妈是她最想见的人。小妮妈妈来自外省,生下小妮没多久,便狠心将她抛在路边走了。爸爸很少回家,所以小妮从小由爷爷奶奶一手带大。

      小妮格外爱画画,先画出一幢漂亮的房子,再把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个个填进去,这样家就完整了。

      在镜头的最后,小妮有些哽咽地说出了埋藏在心里许久的一句话:“爸爸,我想你了。”

      跟山区的留守儿童相处久了,朱跃的心里就越发柔软,他把那份对孩子发自内心的喜欢和心疼,全部投入到了微纪录片的后期制作中。挑选每一帧画面,斟酌每一句配词。每个孩子的微纪录片改了一遍又一遍,如今这些片子都已完工,接下来就待通过团临海市委转交到每一位孩子的家长手中。

      另外由五月组织帮忙制作的40本留守儿童成长记录册也已全部完成,将免费赠送给孩子和家长珍藏。这些留守儿童分别来自临海市河头镇、括苍镇及白水洋镇。

      除了帮助临海留守儿童和父母进一步系紧情感纽带外,团临海市委还将进一步扩大留守儿童微纪录片和成长记录册的社会影响力,他们希望通过“成长青轨线”项目,携手青年自组织一起,呼吁社会更关注留守儿童这个群体以及他们的内心,从而弥补孩子们成长中的缺憾,为他们导引出正确的成长轨迹。

      天宜社会工作服务社不仅是楚门镇当地的“社工组织”老大,目前更是整个浙江省内规模最大的社工组织,22个专职人员全部毕业于社工专业,具有很强的社会工作服务能力。

      创办人之一张露娜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一心致力于公益,毕业后她迫不及待回到家乡浙江,与浙江工商大学社工系教授组建了天宜社会工作服务社。秉着哪里最需要帮助、哪里政府最支持这个理念,张露娜把“家”安在了台州市玉环县楚门镇,受到了当地镇政府的极大欢迎。

      “楚门镇政府始终非常认可我们的理念,第一年就一次性出资100万元购买了我们的服务,到现在已经整整4年了,合作的项目越来越多,购买的力度也越来越大。”有了政府的支持,张露娜放心大胆、有条不紊地开拓着天宜公益服务的领土,如今服务、帮助社区矫正人员、关注青少年成长、关爱社区老人等,好像哪里都少不了天宜,服务范围也辐射台州多地。

      去年初,张露娜和同事把关注重点放在了留守儿童身上,推出“青春变奏曲”生命教育项目,重点关注留守儿童群体。通过组建志愿者团队,进入校园展开生命教育讲座,为留守儿童普及生命教育理念,并指引他们形成正确的感情观、价值观和人生观,积极面对人生困境。

      截至目前,“青春变奏曲”生命教育项目已服务留守儿童200多小时,开展讲座48场,主题夏令营1次,直接服务几千名留守儿童。

      作为“青春变奏曲”生命教育项目的延伸,天宜还对许多特殊的留守儿童施以援手。

      未成年少女小敏就是很典型的案例,未婚先孕,生下宝宝那年尚在哺乳期,又协助男友贩毒,最终两人双双被抓。小敏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但考虑到她的小孩尚未满10个月,司法局决定暂予监外执行,这期间司法所委托天宜对小敏进行矫治带教。

      一开始,小敏抗拒一切帮助,精神十分萎靡,加上父母不管不顾,也不要她的小孩,小敏一度有了轻微自杀倾向。

      “当时她的情况很糟糕,我们只有联系多个政府部门,为她开启绿色通道。一方面把她的小孩托付给福利院,一方面我们的社工介入,对她进行心理干预和疏导。渐渐地小敏走出来了,收监之前状态很不错。进入监狱后我们也鼓励她多学技能,现在她还会给我们写信呢。”张露娜看着小敏一路的变化,打心底为她高兴。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小敏的孩子还被成功地送到了云南奶奶家生活。

      “当留守儿童发生偷窃、犯罪等情况后,通常也会被送到我们这里进行心理疏导和帮扶,很多父母都不管了,我们就顶上,成为他们的临时监护人,帮助他们去录口供、上法庭,再一步步开导他们,指引他们。我们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张露娜说,政府购买服务就是把信任二字交给了天宜,所以该帮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经过两年多的探索,近700家像五月、天宜这样成熟、专业的青年社会组织,就像雨后春笋般遍布整个台州。截至目前,台州已建成9家青年社会组织服务中心,236个实体青年服务站点,串联这些站点便组成了台州最美的青年公益地图。

      在台州这样得天独厚的公益环境中,政府通过出资购买服务,或与社会组织携手合作等方式,依托社会组织的力量来关爱留守儿童的情况越来越普遍,而通过专业组织的帮扶,更多的留守儿童收获了温暖。

      根据台州民政部门最新统计,目前整个台州,16周岁以下,父母双方外出或一方外出一方没有监护能力的留守儿童约26000名,主要集中在台州北部天台、仙居、三门三县,黄岩西部山区,临海偏远乡镇以及温岭经济欠发达地区等,在黄岩西部山区不少学校甚至还出现了几乎全校都是留守儿童的情况。随着村落中青壮年劳动力外出,许多村庄沦为了只剩老人和小孩的空心村,关爱留守儿童依然刻不容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