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孝义市教育局网站! 今天是:

女大学生问题频出作为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

作者: 西班牙国家队官方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8-08-12 06:52
  •   7月23日,南京大学彩云尖山支教队发布《关于南大彩云尖山支教队提前结束支教的声明》,声明称该支教队在云南省镇雄县尖山乡尾坝村山顶小学支教过程中,个别女性支教人员受到当地游民骚扰,故“决定提前结束此次支教项目”。

      声明还透露,当地游民的骚扰行为中,“包括言语骚扰、行为骚扰、偷看换衣、偷内衣裤等。支教队还发现当地游民申某偷拍女队员洗澡,并将偷拍视频传播。”

      对此,当地政府表示,性骚扰女支教队员的男子已于7月22日晚间被尖山派出所抓获,初步审讯获悉,该男子系当地一名户籍年龄为17岁、实际年龄为15岁的辍学青年。

      也是在7月23日,另一例公益圈性侵丑闻被曝出。一篇指控公益人士、“亿友公益”创始人雷闯性侵的长文在网络广泛流传。

      该文作者称,2015年7月,刚满20岁的自己参与雷闯举办的公益徒步活动,一行人抵达北京时,雷闯在住宿的宾馆内对她实施了性侵。

      文章中,受侵害女生曾对“同房睡”提出不合适,“做公益的人都很穷的,大家都是这样混着开房睡的。”雷闯如此解释道。

      2015年,雷闯和志愿者从内蒙古徒步进京,志愿者推着轮椅前行。雷闯在2016年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供图。

      今年7月,得知机构内还有其他的实习生和志愿者遭受过雷闯的侵害,受害女生决定公开雷闯的行为。随后,雷闯发声明承认性侵指控,表示考虑向警方自首。接着,袁天鹏、冯永锋等公益人士也被指控性骚扰。

      此前,无论是从事支教还是其他公益活动,网络上关于女生下乡乱象的爆料,诸如“女学生支教被要求与村民结婚”、“女生下乡扶贫惨遭强奸”等说法一直传得沸沸扬扬,但并无权威报道佐证。

      而今,耸人听闻的故事变成骇人听闻的事实,支教活动中的安全隐患、乱象实存等的问题,不应该再被回避了。

      不管是此次南大支教女队员遭受性骚扰,还是女生参加公益活动遭遇性侵,再到此前曝出的中大人类学系某教授在田野调查中性骚扰女学生,案例发生的场景不无相似。

      一时间,“去农村太可怕了”、“女大学生下乡到底是援教还是”等声音高涨,骂声指向农村,甚至有的还指向支教者本身。

      说到农村,不少网友纷纷表露出恐惧和怀疑,还用自身经历来讲述其中的“内幕”:

      “三下乡”时,女生在学校洗澡需要男生帮忙把守,不然就会有人偷看,去河边洗衣服也有可能会被村里的小流氓跟踪;有人支教的时候村里停电了,回来的时候发现一个女老师的床下藏了一个光头流氓……

      而讲起支教,也有人质疑,支教者究竟是为意义还是为自身升学、求职等利益下乡;有的支教活动不顾当地教学水平,过于急功近利;有人几乎是来乡村游的,对教学毫不上心……

      其中最大的争议,是一些短至一两周的支教活动,到底能给农村的孩子带去多大的帮助?

      一篇2013年的网帖《叔叔阿姨,请不要来我们这里支教了》也再次被翻出,吐槽了短期支教种种让人“反感”之处:

      为了配合大学生暑期支教的时间,已经放假的孩子们还要被召回;支教时间短,双方刚熟悉老师就要离开,不仅让学生情绪受伤,也没给他们的学习带去多少提高。

      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支教既充满了“危险”,又没多大作用,“女生千万不要到农村支教!”一时成了这些“过来人”的“忠告”。

      尽管长期惹争议,每逢寒暑假,下乡支教仍是许多大学生to do list上的重要一笔。

      据行业内有关人士粗略估计,每年大学生支教人数在10万~30万之间。一般大学生支教社团的规模在10人左右,每年暑假有大小约1-3万支大学生支教团。

      如果按照1个社团对平均50个学生组织乡村夏令营计算,那么每年有大约有50-150万的乡村儿童获得乡村夏令营服务的机会。

      不管有没有相关丑闻被曝出,浩浩荡荡的支教队伍,自兴起到发展至今,本身也一直携带着接连不断的质疑声。

      但揪出了其不足之处后,不应简单粗暴地给所有支教都打上“旅游”、“划水”等标签,而要去呼吁机制更加完善、能更好地惠及乡村孩子和志愿者的支教活动。

      支教本身具有的积极意义不应被抹去。近年,“广东希望乡村教师计划”走进了国内182所高校开展宣讲活动,吸引超过1万名大学生报名,在1年支教期满后,西班牙国家队官方传媒合作伙伴超过85%的志愿者选择继续留任。

      活动自启动以来,志愿者共赴12个地市、37个县区的132所学校(教学点),授课52.8万节,惠及了近11万名山区学生。

      这样的良性持续,不仅能改善农村学子的教育资源,也有志愿者表示,支教让他们在实践中更加深入地了解国情省情和农村,在助人自助中成长发展。

      不过,要从根本上改变乡村教育落后的局面,推行规范有序、教学质量高的支教活动,也还远远不够。相对于我国农村教师的巨大缺口来说,大学生支教队伍虽在不断扩大,可仍是杯水车薪。

      从根本上讲,农村教育的进步,还需要政府和教育部门加大对其的投入,并提高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视。只有这样,才能逐步、真正地改善农村学子的受教育环境。

      针对南大彩云尖山支教队事件,日前,尖山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回应称,彩云支教到他们这里来支教并没有向政府或公安部门报备,以至于他们一直都不清楚有人在乡里支教。

      这一解释让不少人觉得难以信服。只能说,缺乏具体制度对于支教学生安全的保障,仅凭着信任来维系,一旦出现意外,双方互相推卸责任,那问题永远都解决不了。

      对于下乡支教来说,支教者素质、教学质量固然需要有保证,但若最重要的一环——安全方面出现了漏洞,再谈实现价值,那也毫无意义。

      所以,大学生自身尤其是女生在参加支教等公益活动前,要事先了解一下自己即将前往的陌生地区,对农村生活不便、文化程度差异、部分村民观念落后、农村教育落后等情况有一定的认识,对可能发生的危险做好预防,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参与。

      “我不劝人来支教,我也不劝人不来支教。支教和其他政策一样,是国家兴农扶贫的政策。现在扶贫不仅是在教育岗位上,方方面面都有。面对从来没接触过的工作,当然有恐惧,但也无需妖魔化。

      未婚时,我面对过骚扰我的单身家长;恋爱时,我遇到过不厌其烦告诉我和老师结婚会穷死应该嫁给当地矿老板的同事,甚至婚后也一副我该过不好的样子;结婚后,我遇到过蛮不讲理一言不合就撒泼耍赖撒流氓的扶贫对象……

      当你是女生,当你很年轻,遇到的恶意就会更多。女生,面对的困难,确实多。因为如此,才要好好走。希望大家不要带节奏。我还期待金秋开学时,迎来新同事,好让孩子们不至于要挤在六十个人的教室。”

      《大学生暑期支教现状及乡村夏令营调查研究报告》,北京益微青年公益发展中心(2015)

      来源有间大学,原标题《女大学生千万不要去农村支教?!》仅供个人学习研究参考使用。